<sub id="ebwim"></sub>

      <form id="ebwim"><legend id="ebwim"><big id="ebwim"></big></legend></form>
    1. <wbr id="ebwim"></wbr><wbr id="ebwim"></wbr>
      1.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AppSo(ID:appsolution)

         

        為了保證更沉浸式的閱讀體驗,先來看看《泰坦尼克號》這段對話:

         

        喔我的天哪,杰克,你快上來,別泡在海里了。噢,真該死,柔絲,這塊該死的木頭承受不了兩個人的重量,我上去一定會翻的。天哪,親愛的,杰克,我愛你。噢!我的柔絲,我也愛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是不是腦袋里已經回響起被翻譯支配的旋律了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年,人人嗑著瓜子守在 CCTV6 觀看時,也并未覺得這些譯制片不妥。只是現在再回頭,恐怕都會因為那刻意的翻譯出戲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過更讓人印象深刻的還有這些翻譯臺詞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夸張的鼻音在回響,字字發音圓潤飽滿;魔性的曲調在盤旋,句句收尾顫音繞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過歷史悠久的翻譯恐怕也沒有想到,自己還能在互聯網時期重回青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場大型翻譯效法秀

         

        什么是翻譯?

         

        正經來說,翻譯就是意譯外國知識作品時,意譯者有意或無意地直接意譯某些詞匯,形成不符合漢語習慣表達習慣的一種獨特音調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些音調最早來自于 1948 年 1 月 8 日,上海大戲院公映由 20 多個華僑譯配的意大利影片《一舞難忘》,同年 9 月,“東北錄像制片廠”成立翻版組,正式開創了我國影片譯制事業的先河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▲ 1949 年 5 月,《普通一兵》的譯制標志著中國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譯制片展現

         

        八九十年代開始,越來越多國外影視知識作品開始引進。為了讓外國影片看起來更像外國錄像,外國書籍看起來更像外國書籍,既有洋味兒,又能起洋范兒,翻譯就來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些歐式翻譯大致遵循了以下五大要素:

         

        • 無論見到誰,稱呼都要聽起來和對方很熟,如老伙計,好家伙;

        • 沒事就“我打賭”“我保證”,見誰都信心十足;

        • 喜歡拿隔壁鄰居開玩笑;一罵人就是“愚蠢的土撥鼠”;

        • 最后,記得讓上帝和圣母瑪利亞的光環時刻照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學會這幾招,你就能開始你的效法秀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隨著歐式翻譯被挖墳,日式翻譯也緊隨其后被擺上了臺面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它比起歐式翻譯低調柔和了許多,第一次看到,讓人聯想到富士山上那明亮而潔白的初雪:

         

        米娜桑是懷著對天下美好的期盼來的吧,真是讓人無法拒絕呢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宿命、羈絆、存在等熱血詞匯高頻涌現,每個人都似乎是自己的救世主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為什么!為什么讓我看到這個!明明......明明我不想看到的啊......可惡!到此為止了么。玄德君的用心良苦什么的,我應該早點察覺才對啊混蛋!

         

        盡管宿命是像櫻花般微弱而容易消逝的我們,也想讓這個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啊,懷著這種卑微而甜蜜的心情的我,玄德君一定會懂得吧!

         

        請務必讓我獲得最后的優勝吧,拜托了!

         

        聽起來很有禮貌,吶、呢、啊等語氣助詞頻繁被使用,每句話都仿佛在掙扎和糾結中艱難吐露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還有一種迷之羞恥感在空氣中發酵,甚至隱隱透露出一絲“綠茶”的味道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比起日式翻譯,韓式翻譯聽起來就很大大咧咧了:

         

        • A:呀!臭小子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B:你這女人是瘋了嗎?!真是......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A:呀!要不要交往試試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B:阿西......你死定了!

         

        德式翻譯則顯得格外嚴謹,一眼望去,高深莫測: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以上的表達的一切內容及其形狀違背了諸位的不成熟的意愿,以至于使得諸位對我產生了本不應該產生的意見 —— 即我得罪了諸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眼看著國外的翻譯興風作浪,網民們自然也不會放過我們博大精深的漢語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于是“文言文腔”也就成了“中國腔”的代表,網友們挖出了它含蓄而婉轉的特性,講一大段話都是為了結尾鋪墊一個人生哲理,叫聽聞之人醍醐灌頂、拍案叫絕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結構之復雜,言辭之豐滿,令人想起小學在老師面前背不出課文的恐懼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同時,更“細分”的領域也開始涌現,網民們從國外放眼國內,效仿發嗲功力深厚的臺灣腔,也效法字字重音、句句灑脫的“香港 TVB 腔”:

         

        阿 sir,做人吶,最重要的就是開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隨著人們的知識水平變高,早期的譯制片一代也由盛轉衰,人們看片子已經逐漸接受原聲配字幕的模式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翻譯也不再特指意譯外語的聲調,不再是轉述一個舊一代的故事,而是變成了一種新的娛樂方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種娛樂方式就像一場效仿秀,人人都能輕松參與,快速制造交流對話中的快樂源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國家的分類也滿足不了網友噴發的創作欲時,“翻譯”就不再受地點限制,開始新一輪“變體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萬物皆可“翻譯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直以來,意譯都是橋梁般的存在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“意譯”成為當代互聯網世界溝通會晤之橋時,任何一種有著自我風格的語言,都可以轉變成一種獨特的“腔體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某一部劇、一部影片、一種現象火起來時,被大家熱議的臺詞,很快就會被“意譯”到日常對話中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豆瓣小組“翻譯”,成了“腔浪”們的最全集合處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B 站的“后浪”視頻掀起輿論浪潮時,網民們都開始效仿演講者何冰那氣宇軒昂、心系天下的“后浪腔”:

         

        奔涌吧!腔浪們!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還有一種“翻譯”盛行在微博上,就是“飯圈控評腔”,這里的每一句聲韻都綻放出愛與崇拜的煙花,這里每個人的聲音都熱鬧得仿佛大年初一的禮炮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些在人們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華彩與陰影的影視劇,也會常年被拿出來津津樂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閨蜜群里的姐妹開始吵吵嚷嚷時,撕逼圣典“小一代腔”來了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同事開始假裝爾虞我詐時,狠話手冊“甄嬛腔”來了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語言不足以表達內心的萬千憤慨時,“祖安腔”都來了:

         

        **,*,**,***。**,**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似乎成了人們走在互聯網前線必備的一種技能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果哪天你聽不懂這些“翻譯”里的梗,就像提前步入了更年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所以與此同時,另一波“反前線”的“翻譯體”也開始發現,他們創造出了“過時網絡用語腔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打開“過時網絡用語腔”,遍地的 QQ 愛,是真是假沒人猜,問今年你幾歲,有過幾次 one night,嚇得我發呆,這是什么 e 年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談到復古懷舊風,“中老年朋友圈腔”自然也少不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祝福、吉祥、感恩,是三大叔八大姨們朋友圈里的關鍵詞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隨著越來越多人口耳相傳,翻譯從基礎形態,到進化形態,到放養生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它也不僅僅是一種娛樂方式,而是成為了一種互聯網知識符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人們制造網絡狂歡時,傳統語言與網絡新生詞也在碰撞中混合交融,“意譯”的過程,也是語言被觀察、傳播、改變的過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翻譯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?

         

        回過頭來看,從具有濃厚年代印記的翻譯,到充滿現代娛樂色彩的“翻譯”,它們的展現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?

         

        早期來看,涌現在譯制片里的聲韻,其實是為了保持影視畫面和聲音的同步,才會在語速、格律等地方進行調整,這背后其實需要意譯人員付出很大努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▲圖片來自:《美麗人生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他們要數口型、數節奏,再意譯、對口型,這時原本簡短的中文可能就要配合畫面來加減臺詞,配音演員也要用夸張的音調來效法演員的表演風格,以符合那時人們對遙遠異邦的想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時很多人知識水平不高,識字率低,重新配音能讓更多人看懂外國的優秀片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雖然現在譯制片的聲調已漸漸淡出市場,但當時的翻譯,是有助于錄像事業發展壯大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現在的影視作品尤其是書籍作品中,翻譯一直都存在著巨大的爭議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爭議被分為兩派,一是“異化”組,另一個是“歸化”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前者認為翻譯應該維持原語言的原汁原味,保留原語言的陌生感,這樣能讓讀者多了解、感知、傳播文本背后的另一個文明;后者認為翻譯應該讓原語言本土化,淡化原語言的陌生感,不能被外界侵襲改造本土知識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Seamus·Heaney 也曾提出類似“異化”的觀點:

         

        翻譯應適當拋棄語言的一般表達方式,將目的語的表達世界變得陌生,以更新讀者對語言新鮮感的接受能力,使原作中的差異能夠傳達出來,以促進不同民族間相互理解和交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日本的文學作品來說,我們日常語氣說的一句話“現實里是不會有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的”,變成日本輕小說里,可能就成了“怦然心動什么的,那種東西現實里才不會有呢!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其中的翻譯,不僅看得出日本獨特的語言結構,委婉客氣的語言風格,還有日本人常在言語間留有余地的個性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更多人擔憂和抗拒的是,“異化”的意譯讀起來詰屈聱牙,漢語結構和韻律美感消失殆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也是很多人支持意譯“歸化”的原因。畢竟將外文轉變成大家習以為常的本土化語言,確實會更熟悉、舒服、易理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▲“歸化”的翻譯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過要指出的是,有些很拗口和難懂的翻譯,其實是譯員因自身能力不足或圖快速省事,就直接簡單粗暴地將外文意譯成對應的中文,也不加潤色和修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最后呈現的根本就不是翻譯,而是翻錯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畢竟要轉換兩種語言,是要花很多時間的。高質量的意譯其實就等于是再創作,翻譯本身就得具備極高的寫作水準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▲授衣意譯的《騾子》臺詞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結語

         

        關于保護漢語言一說,盡管有其道理,但事實上,我們已經處于一個語言不斷變化的時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翻譯已經完全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,從文言文到五四時期的白話文,從新聞聯播到網絡對話,各類變體的“翻譯”,無論是語法和文字上,都已經順勢日益改變,也豐富了漢語的詞匯和句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王小波認為,現代漢語是意譯家們塑造的。當人人都開始參與“語言的意譯”時,不管以何種形態,語言體系都在更加快速更迭之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翻譯”貫穿在語言進化的路上,也和語言一樣,不只是工具,而是承載著知識的發展和演變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每個人看劇或讀書時,感受到的翻譯是“原文再現”還是“再創造”,心中都有自己度量的尺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▲馮唐和鄭振鐸分別意譯泰戈爾的《飛鳥集》. 圖片來自:知乎賬號-愿風裁塵

         

        每個譯員也有自己內心的尺子。正如日語意譯學者施小煒所說:

         

        原作只有一個,卻只要有一百個譯員,便會有一百種譯文。只要是立足于對原著正確理解基礎之上的譯文,便自有其存在的理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么,就尊重每一種藝術呈現方式吧。不如一起來留下人類早期馴服翻譯的珍貴影像。

        友情鏈接: 城市分站
        99人精品福利在线观看,无限资源在线观看中文,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狼行,久久丫线这里只精品,天天澡天天添天天摸97,免费观看四虎精品国产,一本到高清视频不卡dvd,学生日出白浆视频